天津佶安医院理念

您当前的位置:天津武清佶安医院 > 抑郁症 > 逃不开的抑郁,不如和它共生! >

逃不开的抑郁,不如和它共生!

来源:天津佶安医院 时间:2019-10-06

对于抑郁症,我不会轻易说痊愈,但是我可以说,我已经找到和它共处的方式。有时候它还是会来,但是在这种方式中,我觉得它对我越来越温柔,温柔到我的朋友和亲人们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,温柔到有时候我都不确定它是不是来过。我的理解,抑郁症大部分来自过于敏感又暴烈的性格:感受力强,却缺乏处理情绪的技巧和耐心。所以这个病症几乎来自先天,或者有外因引发先天的性格“缺陷”。所有的问题都缠绕在一起,开始可能还会表达,得不到适当关注之后,恶劣情绪会加倍堵塞在心头,失去了求救的信心,甚至还会沉迷于这种痛苦。于是开始自伤。

我也走过这个过程,但是比较短,尤其是自伤。回忆那段日子,像是站在一个大黑洞的边缘,里面丝丝冒冷气。每天睁开眼睛,意识恢复,痛苦就在意识恢复的同一时间,如同墨汁滴入清水一一所有伤心的难过的事情都开始扩散,最后,太阳升起来,我的世界就是一片漆黑。无法呼吸,内脏都像是在洗衣机里打绞了,无法一件一件摆清楚。我唯一坚持的是:在朋友面前,要尽量保持一个正常人的形态,不扰民。我以为做得不错,但是最后朋友一个一个很沉默地说:你有什么难过,不如哭出来吧。我反而笑道:上次好像哭过了呀!和朋友呆看的整个过程,就是在调动残余的能量取悦她们。现在想来,在非常时期,其实不用太频繁和朋友待在一起,除非那个朋友和你熟悉如空气。

在最最难受的时候,我也没有丧失理智。这个理智就是还能看见一点人世间的温暖和万事万物的可爱,如果我是在一个枯井,这些东西就是从上面滴下来的甘露。有时候,我就像是颤颤巍巍的老太太,踱步去菜市场,在门口买半斤毛豆,和买毛豆的老头聊几句夸他毛豆好吃,他就乐口可啊地夸我长得漂亮;或者去肉铺看看有没有新鲜的五花肉,那有个半老的大姐很有风韵,我赞她天天干活手还那么白,她会风骚地甩甩刘海告诉我,以前更白;还有花店的四川老乡,以前总埋怨我买的都是小盆花,不照顾点大买卖,这次不如添盒大桂花……越是这个时候,我越不愿受到特别的照顾,我需要正常的人间烟火,我需要印证自己有正常的生活能力。

这些平凡的自然的生命力,是毫无目的和由来的温暖,一点也没有压力。充满乐趣。我有个特点,只要痛苦没有把我一拳打懵,这个世界给我注入一点能量,我就会去寻找乐趣。如果天生注定我要嫁给痛苦的话,痛苦只能做个戴绿帽子的丈夫――我是背在背上都会给快乐眨眼睛的骚娘们。真的,不要低估这种力量,事实上,这就是我的自救功能。我在微博上天天释放这些快乐,越难过越要写快乐。一个快乐,变成很多个快乐,大家被我感染得快乐,我也许不能立即真正快乐,但起码能收获一丝温暖。忧伤也不是不能写,只是会被我藏在快乐下面,不是我虚伪,我天生觉得那东西,直接摆在台面上,很单薄。我不允许自己太单薄。但是这种快乐中悲伤,往往能被细心的读者看出来,他们会因此给我更多的鼓励。他们接纳并且喜欢,我这种快乐中的悲伤,幽默中的温暖。这是我意外中收获的知音。这种表达对我很重要,像是一团乱麻,找到了线头,再乱也有理清楚的可能。

  • 文章标题:逃不开的抑郁,不如和它共生!
  •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jsmyy120.com/022yyz/24268/
  • 文章标签:能量,朋友,毛豆,东西,方式
  • 重点声明:文章仅供参考不作为诊疗依据,涉及用药、食疗、治疗等问题需谨遵医嘱!

相关阅读

就医指南

MORE

温馨服务 / Warm service

医院环境 / Environment